千颜绝

千里孤坟【ALL岳】①(虐岳、虐洋、虐卜、虐灵)

可能会被骂,但是我想说

内含灵岳(成年向)

最后结局卜洋岳BE

灵岳HE(也不算)毕竟是虐文嘛,我很尽责的!

“老岳! 岳明辉!!”在岳明辉倒下的顺间,卜凡一个剑步飞奔而来接住了快要砸在地上的人。
“卜凡!!你给我回来离这个人远一点!!”一个白发老者瞪着双眼死死盯着地上的两人,“回来!你连爷爷的话都不听了?!”
“爷爷我没有,你送他去医院,他没事了我就听你的话好不好?!求你了!!”
老人从没有见他求过他也一时心软,也一时痛恨岳明辉。为了一个有夫之夫至于吗!
“好,我派人把他送去医院,但是现在,你跟我回去。”
老人的声音不容质疑。
“好。”

两天后。
岳明辉睁开眼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医院?刚下床没走几步,一名医生进来了。
“...唉,岳先生,我们谈谈?”
卜老爷子看着手下的报告沉默,“这件事不能让卜凡知道!唉。”
岳明辉看着手里的报告,有一瞬间释然了。上面说他只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了。
回想昏迷前发生的事,心痛的麻痹了。

岳明辉在想今天是他和木子洋的结婚纪念日,就算他在厌烦他也会回来的吧。。会吗?
“喂?”电话打过去并不是熟悉的声音,岳明辉并没有说话“喂?”然后电话挂了。岳明辉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是他吗?
拿起钥匙开车来到木子洋公司下,却犹豫了。三分钟的时间内他问自己,你放的下木子洋吗?你还爱他吗?
他确实放不下木子洋,也还爱着他,所以。他准备面对。
来到公司里面,所有人和他打招呼,“总监好。”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来过了。因为身体最近不怎么好。微笑着回应。“你们经理呢?”
“额...在...在他办公室。”看那人非常尴尬,发生了什么。
来到他办公室门口,刚推开一点里面传来了另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岳明辉只感觉气血上涌,头晕目眩,手软脚软。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推开门,“你们在干什么?!!”这不是废话吗,但是他还是想听他解释一下,哪怕这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的。
木子洋头也不回继续着,“出去!”
岳明辉,不敢相信,上前分开俩人,木子洋身下的人好像才发现岳明辉一样,害羞的大叫“啊!”
木子洋一下子推到岳明辉,确根本不看他,只顾着身下受惊的人“乖,没事没事了。”没有注意到岳明辉嘴角胳膊上的血。岳明辉站起来“木子洋!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木子洋这时才注意到他身上的伤,一愣,也没怎么在意“有什么好说的,你看到了,就这样。”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呵,也是,你不知道...你从来没有记得过。
“结婚纪念日。”
“对不起,岳岳,我不知道你们已经结婚了,对不起,是我的错。”“你有什么资格说话!”男孩好像快哭了。
“岳明辉,给洛白道歉!”
他没有想到木子洋这么无情,洛白还在一直说对不起,很烦“够了!!”这一吼让洛白彻底的掉出了眼泪。
木子洋一个巴掌扇到了岳明辉,可见力度之大,脸瞬间肿了起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岳明辉站起来看了一眼洛白,洛白也看着他笑,只是在木子洋看向他时瞬间一副我见犹怜了,心中冷笑。
“你想让我离婚吗?”木子洋惊讶瞬间恢复“怎么想通了?”“呵呵,不可能!”“你!!”“只要我不同意,他就是个小三!”在木子洋和洛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走出了门口。
在家颓废了不吃不喝两天,第三天打电话叫出了凡子去酒吧卖醉,在卜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的时候,晕倒了。
而卜老爷子也来了。

伤痕累累,完结【彦福不浅】BE【农福】HE

两年很快过去了。
陈立农看着靠着肩膀上的小脑袋微微一笑。
“霖霖醒醒,我们到了。”
今天是他们回国的日子,这两年里他们一起去旅行了好久,一个星期前董又霖答应了陈立农的求婚所以回国来和他们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个喜悦。
“……唔,嗯……走吧。”小手牵起大手。
刚出机场就看到韩沐伯和秦奋,还有……林彦俊。陈立农看到林彦俊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去看董又霖,发现董又霖没有看到林彦俊一直看着韩沐伯和秦奋。
韩沐伯和秦奋当年知道林彦俊和Jeffrey的事情时韩沐伯和秦奋气疯了,最沉不住气的秦奋想要揍林彦俊被韩沐伯拦了下来说让Jeffrey自己解决,他总要成长的。在机场看到林彦俊,秦奋揪着他的领口问你为什么还要来。林彦俊回答离婚协议我当时没有签,被我撕了,我,还有机会的。如果Jeffrey坚持离婚我至少还要见他签字。
“奋哥!”Jeffrey很开心可以看到秦奋和韩沐伯。
林彦俊看到Jeffrey很激动“Jeffrey!”
Jeffrey也看到了林彦俊,对林彦俊笑了笑“好久不见啊!”没有过多的情谊。Jeffrey回头去看陈立农,陈立农也看他对他笑,Jeffrey看到他的眼睛里写满了信任,笑的更开心了。
林彦俊看着很不是滋味,“Jeffrey……”
秦奋刚想上前,被韩沐伯拉住。秦奋软软的说“老韩~”
韩沐伯无奈“乖,别闹大田,让Jeffrey自己去解决,这事儿,咱们帮不了他。”
秦奋只好做罢。
“林彦俊,离婚证你办好了吧,可以给我了吗,我要去登记一下。”
“Jeffrey,我没有签字,我们现在还是夫夫。”
Jeffrey很疑惑他不是很讨厌自己的吗?怎么会不签字。可是陈立农一听气疯了刚要发作,被Jeffrey拉了一下示意让他来。
“这样的话,我们明天就去离婚吧”
“Jeffrey,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
Jeffrey很平静,“不是所以的错都会被原谅,不是所以的爱都不会被消磨,我承认,你带给我的我无法忘记”
说到这陈立农使劲的握住Jeffrey的手,Jeffrey也使劲回握他。“但是,因为你带给我的,让我觉得没有人会一直等你,我又发现其实是有的”陈立农笑了“所以我明白了你只是没有那么爱我,在我和快乐里面,你早已做出来选择,爱一个人你可以为他放弃快乐,我对你的爱消磨了,你也没有那么爱我,所以我们离婚不是挺好的吗?你也可以一直自由了。”林彦俊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无法反驳Jeffrey说的话“如果我们离婚你会幸福吧。”
看了看陈立农。Jeffrey也看了看陈立农“是呢!”不希望他等太久,他已经等了十多年了,虽然他不说,但是我知道他还是希望快点和我有法律上承认的关系。
“好!我们离婚!”Jeffrey教会了林彦俊很多比如,爱和放弃。
“谢谢!”
“你……不要和我说谢谢,本来就是我的错。”说完林彦俊走了。
“哼”Jeffrey一听就知道是他的农农不开心了,必须赶紧哄。
哄好了他的农农才想起来,一旁的韩沐伯秦奋。“嘿嘿,爸妈!”赶紧讨好。
“哎呦,这狗粮撒的,让单身狗怎么活啊!”听这阴阳怪气的语气韩沐伯脸一黑。
揪起秦奋的耳朵“说什么呢!你是单身狗吗!嗯?”
“哎,哎!老韩疼!我是说单身狗没说我自己,疼疼疼!”韩沐伯也舍不得马上松手了,还给他揉揉“哼!”
陈立农董又霖相视一笑。
几年后陈立农和董又霖领养了两个七岁的男孩和女孩。由于董又霖的童年阴影和陈立农的恶趣味别人都认为他们领养的是两个女孩。从此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很敷衍……
抱歉啊制霸把你写的那么渣……啧狗血剧情,不过你找到自己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嘿嘿。

伤痕累累【彦福不浅】【农福】

陈立农看着喝醉了红着脸爬在桌子上的人皱了皱眉。
将Jeffrey抱起来毫不费力【怎么会这么轻啊,这些年他肯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回到Jeffrey的酒店,看着在床上睡死过去的Jeffrey,心里甜甜的【林彦俊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即便这份爱是你不要的,确是我梦寐以求的,我是永远不会放手的】
此时另一边的林彦俊疯了一样的在打听Jeffrey的去处,确毫无结果。
尤长靖看着这个日渐颓废的林彦俊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早就说过了,你一定会后悔的。Jeffrey不傻,他这些年来对你的爱在减少甚至看不到了你还不珍惜!”尤长靖越说越气。
“我没有想到他会和我离婚,我只是喜欢玩而已,刚开始他也没有说什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现在说你错了,你不觉得太晚了吗!他对你的爱和包容你当做理所当然,我早就说过你还爱他,不要在最后后悔,林彦俊现在的你我真的看不起。Jeffrey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当初就选择了你!”听完这句话,林彦俊抬头瞪着他。“你瞪我也没用,有本事你让Jeffrey回心转意。”说完又叹了口气“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Jeffrey第二天一睁开眼看到陌生的天花板习惯网旁边一摸,【什么东西,软软的,硬硬的。】
“嗯……”
“啊!”Jeffrey被这一个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滚到底上了。陈立农听这一声尖叫也瞬间清醒了。
“呆effery你没事吧!”
“额……农农?”Jeffrey刚刚摔的有点懵。被陈立农扶着,却没有力气,一下子栽倒在陈立农怀里。
“Jeffrey,董又霖。”
“嗯……嗯?”
“董又霖,我喜欢你十年多了,我确定除了你不会在喜欢第二个人了,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呢?”说着陈立农的声音已经有点哽咽了。董又霖一听着急了“农农乖,不哭哦,Jeffrey永远不会离开你了。”
陈立农笑了,牵起那双小手,大手将小手整个包裹起来。

伤痕累累【彦福不浅】【农福】

回头看到陈立农的那一刻,青春时期的所有美好时光都重复在脑海中。看着他那和从前一样没有变化的笑容,依然忍不住和他一起笑,和从前一样暖可爱,但是已经看不透他眼底的情绪了。
……“话说,他眼睛真好看,有万千星辰……”陈立农一听,忍不住逗逗他“你说什么,我眼睛好看?”
董又霖Jeffrey瞪大双眼,不是吧,我居然说出来了!瞬间脸红脖子粗,眼神四处飘微乎其微的“…嗯,好看。”
“好…好可爱唉!”农农瞬间痴汉脸。Jeffrey因此头更低了。
“唉,对了小呆呆,你这么在这,林彦俊呢?”农农看着Jeffrey孤独的背影,单薄的衣服,消瘦的脸庞不禁怒从心起。
“离婚了”Jeffrey对这句话没有太大的反应,以他对农农的了解,即便不喜欢林彦俊,他也会因为如此憔悴的自己而问林彦俊在哪。
“……别伤心了,走去酒吧喝杯?”农农听到离婚先是开心然后是心疼之后是愤怒最后是担忧。
“嗯,走吧。”
来到一个叫forever的酒吧。
“来一杯伏特加”农农说要伏特加是有原因的,这里的伏特加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性子柔和不霸道,后颈虽然强,但是不会头疼。
Jeffrey以为农农是给自己点的,“一杯牛奶不加糖。”
“噗!”农农一下子笑出来了。
“哈哈,这位客人我们这里是酒吧。”那人也掩盖不住笑意。
……Jeffrey也后知后觉的懂了(反射弧真的蛮长的),“那,有鸡蛋吗?”

伤痕累累【彦福不浅】虐【农福】

董又霖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他和林彦俊结婚五年来,从没有一次开心过,董又霖的生日从来不记得,结婚纪念日没有回来过,每次给林彦俊打电话他身边每次都有男人或者女人,他是很呆,但是他不是没脑子。他决定今天和林彦俊说清楚。
“什么事,说吧。”董又霖听他那满不在乎的语气一时没忍住。
“林彦俊,你有爱过我吗?”他想不出什么,只能说你有没有爱过我。
林彦俊一愣,随既一笑“我觉得,我够明显了吧。”然后……就走了。
董又霖觉得心口撕心裂肺的疼,捂着胸口蹲下,泣不成声。
董又霖与林彦俊相识是在大学,林彦俊对董又霖说他对他一见钟情,董又霖也信了,他们大学四年里如胶似漆,陈立农是董又霖发小,陈立农暗恋董又霖十年了至今没有结婚。董又霖和林彦俊结婚后林彦俊就从来没有管过他。
董又霖觉得他对林彦俊的爱已经被林彦俊的态度磨没了。
董又霖收拾好心情,将房子里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抹掉,拿出一份离婚协议,看了一会,终究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提着行李箱,走出小区。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一声不响的走了,拿出手机给林彦俊发了短信说,林彦俊,我们离婚吧。之后打车去了机场,订了最近的一个去罗马的机票,三小时后起飞。董又霖等林彦俊给他打电话确没有。
此时的林彦俊正在酒吧与男男女女们玩的开心,根本没有看一眼手机。
三个小时后,董又霖知道他不可能回他了,将手机关机,上了飞机。
这时,林彦俊也回到家了。“有没有吃的?”没有人回答他,感觉家里不一样了确又想不起来,毕竟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这个家。回到卧室看到桌子上的离婚协议,突然心空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在外面混就是因为董又霖对他的包容和爱,让他为所欲为。他一遍一遍又一遍的给董又霖打电话,确一遍一遍又一遍得到的是关机的声音,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和迷茫。
当董又霖下了飞机,刚开机就看到林彦俊27个未接电话,他想既然断了就不要再让他误会,藕断丝连。从新卖了个手机,暂时安定在一个酒店就出去散散心了。
走在一个公园,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不会忘记的声音。
“小呆?”
( •̀∀•́ )听到这个熟悉确很久没听过的名字,董又霖突然笑了“农农?”

非花,非雾

第一次写,写的不好不要介意。有一点的异霖,不喜勿喷。
  自从爱你之后,林彦俊和Jeffrey成了好朋友,但是相处的方式就有点暧昧,可是Jeffrey却一点也没有察觉。但是有人却看出来了。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Jeffrey和王子异一起回到宿舍,这一切被两个看着,却不足为奇。
   “。。。子异,你有什么话想说吗?”Jeffrey在王子异盯着Jeffrey看了三分钟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嗯。。没什么,就是你可不可以教我唱我永远记得?”
  “当然没问题了。”
  当Jeffrey教完王子异,“Jeffrey,你。。和林彦俊很好吗?”
  “嗯,。。。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他很凶,但是接触之后就会发现其实他很温柔很有责任。”其实在爱你之后林彦俊就Jeffrey表白了,Jeffrey第一次遇到男生和他表白,还是他当做兄弟的人,他有点慌张,他不想失去这个兄弟,所以他说让他考虑考虑。
  王子异看着他的脸有点粉红,觉得没这么简单,但是以Jeffrey的性格却没有说出来,他也没有多问。
  第二天,林彦俊看着王子异今天非常黏Jeffrey有点生气把Jeffrey从我永远记得组带出来,被陈立农看到,林彦俊将Jeffrey抵在墙上,红着眼瞪着他。
  Jeffrey很怕他这样,“林。。。唔?!”Jeffrey很惊讶不明白林彦俊怎么会突然吻他,这是他的初吻用力挣扎换来的是更火热的吻,Jeffrey见挣扎不开急的眼泪掉了出来。林彦俊第一次见他哭慌张的说对不起。
  Jeffrey还是很委屈但是更害怕,小心翼翼的说“林彦俊,你到底怎么了?”
  林彦俊一听更生气了,脸瞬间黑了。Jeffrey看着抖了抖“你为什么和王子异走那么近!”
  Jeffrey觉得莫名其妙“我和子异一直都很好啊。”
  “那最近也太好了 ,早餐一起,上厕所一起,小卖部一起,训练一起,午餐一起,有你的地方就有王子异!”
  Jeffrey被他这么一说觉得他和王子异是有点不同以往,可他还没想清楚,被林彦俊一把抱住。
  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不远处有一个人影。